客來客往

語笑茶間

琵琶弦間的飛舞

彷彿帶來了另一個時空 另一種記憶

 

亦或是

這縹緲的時空

牽動起飄渺的情緒

紓緩了眉眼

 

以至於

當舞步間歇

當你瞥見那一掠湖泊樹影般的笑容

彷彿就在那個時空

琴聲開始漂浮

 

可是

這個記憶

無人知曉

無從追溯

 

然而

琴音知道

琴匠也預見過

 

也許時空

從未變化

只是改了序